浅谈人大监督与支持的关系

2007年09月30日 

 
福州市台江区人大常委会
 
    监督“一府两院”的工作,是宪法和法律赋予人大及其常委会的一项重要职权。这种监督,既是一种制约,又是支持和促进。寓支持于监督之中,对于改进和加强监督工作,增强监督工作的实效无疑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本文试就寓支持于监督之中作些粗浅的探讨,藉此抛砖引玉,以期促进寓支持于监督之中达到人大监督的和谐统一。
    一、用辩证法的眼光认识和把握人大监督与支持的关系
从辩证法的角度讲,事物自身都包含着既对立又统一的关系,这种对立统一就是矛盾。对立,是指矛盾双方相互排斥、相互分离的属性、趋势。矛盾双方的对立是绝对的、无条件的;统一则是指矛盾双方相互吸引、相互联结的属性、趋势。矛盾双方的统一是相对的、有条件的。对立是统一中的对立,统一是对立中的统一。这就要求我们在分析问题时,要坚持两分法、两点论,防止片面性。监督与支持就是矛盾的两个方面,是个对立统一体。从现象看来,监督与支持是不相容的,不能同时存在的,实质上是紧密联系的,同一的。监督是要发现事物发展中的障碍并加以否定。支持则是对事物发展正常的肯定,支持的形式可分为肯定支持与否定支持,肯定支持是支持的本意,否定支持则是监督。实质上,否定支持(监督)是个“摒弃”的过程,是飞跃发展的一个重要环节。这就好比植树,“培土”、“浇水”是支持,“修枝”、“剪枝”是监督,其目的都是让树成材。由此可见,监督与支持之间是相互联系、相辅相成的。没有监督的支持是“空喊口号”,没有支持的监督是“无的放矢”,这两者是不能割裂开来而独立存在的。
    人大的监督工作也是个矛盾的统一体。 这是因为人大和“一府两院”虽然是决定与执行、监督与被监督、制约和被制约的关系,但又都是党领导下的国家机关。虽然职责分工不同,但目标是一致的,都是同唱一台戏、共谋一盘棋,维护和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从这个意义上说,人大对“一府两院”工作的监督,同时也是一种有效的支持,通过监督更好地支持和促进“一府两院”依法行政、公正司法。因此,我们既不能把人大监督视为“挑毛病”,又不能把支持理解为不去监督或放松监督。要正确处理好监督与支持的关系,做到尽职不越位、决定不处理、监督不代办,才能充分发挥人大监督的功能,才能达到既监督又支持的目的。
     二、当前人大监督中监督与支持关系存在的主要问题分析
    一是重支持面轻视监督。监督与支持的关系,是人大与“一府两院”之间一种基本的工作关系。监督观与支持观相互依存,对立统一,不可任意割裂。但有的同志对人大的性质、地位和作用存有不正确认识,说什么“人大是大牌子、空架子,人大监督是找岔子。”“人大别主动找事,就是对我们工作的最大支持”。这种极端错误的“支持就是不作为”的观点,实质上是把监督与支持相对立,借口支持而不要监督。有些在人大工作的同志被这种错误的支持观所迷惑,主动放弃监督,不敢监督。说什么“一府两院”工作很忙,人大搞视察、调查、检查,会给人家麻烦。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大监督如果存有这种错误的支持观,势必导致人大监督无所作为,权力机关没有地位。因此必须明确,人大的监督权是法定的,放弃监督是一种失职行为,不要监督的支持与不要支持的监督都是十分有害的。
    二是用包办代替支持有的同志错误地认为支持“一府两院”的工作,就是替“一府两院”具体抓、具体管,比如,有的专项工作报告的审议意见具体到“一府两院”的具体可操作性方式方法,凡此种种,都是包办的表现形式。应该指出,人大及其常委会监督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的工作,但不代替“一府两院”行使职权,而是督促和支持“一府两院”更好地行使职权。国家权力机关、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选举产生,根本利益和目标是一致的,但各国家机关法律地位不同、职能作用不同,相互之间不能越俎代庖。如果以包办代替支持,其结果是“种了人家的地,荒了自己的田”,严重干扰了“一府两院”的正常工作。所以,支持应该是参与不干预,而不能搞包办代替。
    三回避矛盾和问题。有些同志错误地认为支持就是“一团和气”,支持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所以对“一府两院”工作中的问题不是主动监督,大胆监督,而是回避矛盾,掩盖问题,怕伤了感情,丢了面子,结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这与其说是支持,不如说是包庇。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是我国法治建设的根本原则。保障宪法法律的正确实施,是人大及其常委会的首要职权。对“一府两院”工作中的问题依法进行监督和纠正,促其解决问题,化解矛盾,纠正失误和偏差,是人大监督的题中应有之义。肯定成绩是一种支持,纠正错误更是一种支持。人大作为地方国家权力机关,对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的监督,是最高层次、最具权威性的监督。这种监督是任何其他形式所不能代替的。所以,人大监督要理直气壮,无所畏惧。唯其如此,才能真正达到支持之目的。
综上所述,对监督和支持要有正确的认识,既不能只强调监督,而不讲支持;也不能只强调支持,而放弃监督。只强调监督,而不讲支持,就等于否定了大目标的一致性,否定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优越性,否定了党对人大工作的领导;只强调支持,而放弃监督,就等于放弃了法律责任,造成国家权力的流失,对我国的民主政治建设是十分有害的。
    三、寓支持于监督之中,推进监督与支持的和谐统一
正确处理监督与支持关系,关键要把握住监督是支持的前提,做到寓支持于监督之中,这是人大监督的根本性原则。只有有效的监督,才是有效的支持;无所作为的监督,必然是无所作为的支持。
    一是要重在提高监督工作质量。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会议、主任会议审议工作和听取汇报,是人大履行监督职能的最主要、最基本的形式。从目前的实际情况看,要围绕提高“三会”质量,突出抓好以下几个基础性的薄弱环节。①要提高干部队伍素质。人大机关干部队伍和工作的特点是人员少而对口部门多,特别是区一级人大机关的工作机构往往是“光杆司令”,一两个人要同“一府两院”的几个甚至十几个专业部门对口,涉及的法律多达几十部,工作的内涵十分丰富。相对被监督的部门而言,我们情况不如他们了解得多,业务不如他们熟,法律掌握得不如他们透,工作起来很难提出令人服气的有真知灼见的高水平的意见。所以要进一步加强人大机关干部队伍的建设,配置好人大机关干部的知识、业务结构,整合好人大机关内部的人力资源,这是人大机关干部队伍建设一个十分重要的课题。②要是提高视察、执法检查、调研工作质量。人大视察、执法检查、调研工作的目的在于实施监督。就目前人大提高视察、执法检查、调研工作的总体水平看,还不能适应监督工作的要求,主要问题是总结经验、肯定成绩比较充分,而分析问题、提出建议和对策则显得深度不够、角度不新、力度不大,很难发挥监督的作用。这是人大加强监督工作必须着力解决的问题。③要提高代表整体素质。随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逐步完善,人大代表的整体素质在逐届提高。但是,把当人大代表当作一种政治荣誉、社会身份,履行职务不积极,议政能力不强,不能有效地发挥管理国家事务的主体作用的现象还是比较突出的。如何从完善选举制度入手,强化竞选机制,严把入口关;进一步加强对代表的培训、管理和监督;为代表履行职务创造更加有利的社会和体制环境,这是提高人大监督工作水平的核心问题。
    二是重在把握监督和支持量和度。怎样使监督与支持既不流于形式,又不越殂代办,这是人大监督工作的难点所在。监督对支持的作用力虽然是很大的,但浮浅的、不深入的监督,使支持变得软弱无力,效果不佳;过多的、过细的监督,又会使支持变为代办,束缚“一府两院”手脚。因此,在人大监督工作中,一定要把握好监督的强度、力度和广度,减少工作中的盲目性和随意性,做到统筹兼顾、科学安排。
    三是重在找准监督与支持的结合点。矛盾的两个方面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共同推动着事物的变化和发展,监督与支持这对矛盾也是如此。要善于找准监督与支持的结合点,推进人大工作不断向前发展:①要同党和国家的工作中心、工作重点相结合。这是由我们党的执政地位所决定的,也是人大工作坚持党的领导的具体体现。党在每个时期围绕中心工作总会有若干重点工作,比如当前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落实科学发展观等等,人大应当围绕这些重点问题,结合本地实际,选择监督工作的切入点。这体现了人大监督工作服务于大局、对大局工作的支持。②要同本地区的工作重点相结合。把本地区的工作重点作为监督工作的着力点,容易统一思想,形成合力,有利于发挥多方的积极性,有利于监督工作取得实效。当前我区正着力建设全省商贸中心区、构建设福州“金外滩”,区人大要围绕这个目标,加强监督,全力支持我区经济又好又快发展。③要同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相结合。这是人大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必然要求,围绕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现实、最直接的利益问题,开展监督工作是由人大及其常委会的性质、地位所决定的,是对维护人民群众利益的支持,也是对人民行使管理国家事务权利的支持。如我区旧危房改造拆迁涉及广大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问题,是关群众最关心、最现实、最直接问题,今年我区第十五届人大一次会议将旧危房改造作为一号议案进行督办,区人大常委会就此组织人大代表进行视察,听取政府和有关职能部门专项汇报,也就是通过监督,督促区政府及其有关职能部门将危旧房改造摆上重要议事日程抓落实,切实解决群众反映的强烈的热点、难点问题,真心实意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④要事前、事中、事后监督相结合。人大工作的特点和优势是比较超脱,可以比较从容地思考问题,人大应当适当地加大事前、事中监督工作的力度,督促和推动有关工作的开展。